欢迎光临酷品搜在线 网上投稿 |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主页 > 网闻 > :

序曲(三) PUUQ



发布时间:2019-10-19 23:48  编辑:admin 来源:tianya



      

本文原标题:序曲(三)

本网今日讯 衔尾  “不努力,这辈子  就要修地球。”  在我学龄时段,  老爸常用这句话鞭笞  贪玩犯错的我。  老爸的职业是种地,  并给自己唯一的生存技能叫了个名  ——修地球。  学时的我常不上心,  逢周末,假期  我努力的向老爸学习种地经验,  “你想修地球,  看天吃饭?”  耳边回响着老爸的话,  我眼前总会出现一种  老鹰捉小鸡的游戏,  或者连成一条线穿行的鼩鼱,  游戏中的小鸡,连成线的鼩鼱  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  衔尾生存——拉衣襟,咬尾巴,  简单而脆弱的有效方法。  爷爷传承祖辈,老爸承接爷爷,  而我只能从老爸土色的身体中感悟  种地这种衔尾生存的脆弱。  我现在的谋生技能  不是种地,但我始终没能逃脱  以地为生,直接的修地球的命运,  我只是间接的修地球。  从古至今——  修地球的方式多样:  谁的手烧制了第一件陶器,  谁一不小心烧炼了第一件青铜器,  皇帝作内经,  孔子开课教学,  老庄周游传思,  ……  古人留下的生存技能,  今天我们学习并创新,  明天的子孙传承  创造适应自己的生存方式。  手工艺,科技,医疗,  思想,文化等。  衔尾相传,接纳开创,  这就是我们延续的方式。  无疑  他没有该有的举止  他行为恶劣  他没有估算能力  不懂掌握分寸  他总是保持距离  他不懂情绪控制  他没有怜悯之心  驱逐猫,狗  他没有情感  不懂憎恨,也不懂情爱  他不懂得哪里错  更不明白哪里对  他不懂社会规则  红黄绿,黄红绿  绿黄红眩晕  他感知不到时日  只晓得天黑,晓得天亮  他大多冷热不分  感冷不知热,知热不感冷  他不会用餐具  原始的手抓  他知道饿了  他知道什么能吃  他是人  冬至  一阵强烈的北风,  广告牌呼啦啦作响,  奏乐。  吃羊肉的节日里,  街道充满膻味的眩晕。  路灯亮起来了,  昏黄的光强撑着夜的重,  病殃殃。  救护车迟缓,  路是将死的运河。  悲鸣声,  吞噬吞噬吞噬,  数张匆忙回家的脸,  霜打的黄花。  云之初  一朵云  不止一朵云  移动或停留在空中  看云,手枕着头  一个我,两个你,几个他,  躺在地上,安逸。  云随意的变化自己:  几只相互追逐的老鼠跑过去,  天空晃动,一头巨大的象迈着重步走来,  带斑点的画布展开,画者在哪里?  带形状的,无形状的,  瞬息的或永恒的、  喧闹的或寂静的出现。  看云者的眼光转动,向左是赞美、向右是哀叹,  旋转即疑惑。  云聚云散。云没有感觉到  自己被赞美,被哀叹。  云调皮的给自己抹上色彩:  乌云是水汽的饱和,  火烧云是七色光的杰作,  那棉花云呢?  我们都能给出科学的解释,但云却不这样认为。  有形是无形,  无形亦有形。  有色与无色  皆可相互转化。  天空,蓝色之镜子。它可以装下很多的物质,  但是,物质可不认为自己被装下,  变化乃存世之道,  形状,颜色  声音,动作,终是虚无。  天空不是空的,  天空不是满的。  天空察觉不到自己的空满。  无所谓云朵密布,晴空万里,  无所谓喧嚣和静息,  只有不停的转化,  才能永远处于空。  一朵云消去,  一个我消去,  两朵云,几朵云消去。  两个你,几个他也随着消去。  一朵云诞生,  一个我诞生,  两朵云,几朵云诞生,  两个你,几个他也跟着诞生。  仰望天空,  我们更多的时候不是看云,  而是在漫天寻找  像自己的那一朵云。  云属变化物,  人是自由体,  风吹云皱,唯一的合理答案:  变化自己。  新年  一场意外。  你种的腊梅花没开,  你说往年腊梅都有花开的。  黑压压的天,  好大哟。  你未如期归家,  风吹树枝瘦,  我像偷偷见了你的身影。  我能如实告知么?  天空云变不定。  畜生与人  你个——  畜生  每逢有人骂街,  或骂我的时候,  我总是沉思。  我两只脚行走,  鸡鸭两只脚行走,  我们没有区别。  我吃的饭食,果肉,  猪狗也不会拒绝,  我们没有区别。  猩猿与共,  我的基因。  畜生学习,  上代的生存活动,  偶有一点新的行为。  我学习,  祖辈的生存经验,  我没有新的发明。  猫咪发狂,东咬西抓,  狗狗焦虑,撕咬家具,  我整改我儿童的天性,  我控制我自私的欲望,  我不非法闯入他人的境地,  我不暴力偷夺别人的物品。  我用单车,公交代步,  我用盘碗,筷子进食,  我适应新的环境,  我努力地工作,  我尽可能改善生活。  我喜欢猫,曾养过一只可爱的橘子猫,  看见路边的猫,  喵喵喵,打个招呼。  我不讨厌狗,偶有惧怕,  那是小时候被狗咬过,  偶尔做一个伸舌头表情,  模仿狗累贪了。  鸡鸭、猪牛,  我很怀念我童年的生活。  我不排斥畜生,  它们是我生活的一部分。  我的本性会从畜生那里逃离,  我努力的做一个人。  清洁工  你瞌睡了  你缩靠着桥洞的石壁  像一枚大理石上皱皮的橙子  霞光散发  竹扫帚依伏  好一条掉毛的老狗  不敢伸舌喘气  垃圾撮守护  撑开饿狠了的大嘴巴  磨损的牙齿吞吃吞吃  笑声喧哗  车声喧哗  城市喧哗  童谣  妈妈  我飞起来了  一只好看的白鹤  叼着我的头  妈妈  我站得太久了  槐树紧紧抱着我  像一个婴儿  妈妈  我走不动了  一条美丽的蛇  缠着我的脚踝  妈妈  我不敢告诉你  我住在坚果里  有人用铁锤狠狠的砸  猫之死  我躺在路中间  肺部灰色的毛  兴奋跳动着  我庆幸自己还有丝儿呼吸  路过的人绕行  他们捂着鼻子  那曾抚过我的柔细的手  释放最佳的37°  我四脚伸得好开  白色的花纹享受  阳光的直射  中午真好呀  恶心死了  谁家的猫?  还不赶紧清掉  冷冰冰的话加快了  我耳廓的僵硬  我的瞳孔逐渐放大  勉强看得见  樱花在闹热绽放  飘落如雪  我能记仇么?  我柔软躯体  和小区拐弯的路  一辆速度的车  我的脑袋一闪  散地的花  让我的血亲近  新生的艳红  脑袋最后的一闪  四月  一根羽毛飘落,  一只白鹤盘旋天空。  白色的点,  白色的圆。

精彩推荐